当前位置:主页 > 贵重金属 >

摩苏尔的“战后之战”

发布日期:2022-01-09 14:4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“政治是不流血的战争,战争是流血的政治。”摩苏尔战役获胜有戏,伊拉克光复在望。然而,战火未息,围绕“战后”摩苏尔市与伊拉克全国的政治秩序重建,以及中东安全格局塑造,中东的地缘政治攸关方已迫不及待地展开明争暗夺,激烈的地缘政治竞争上升为国际关系主要矛盾。

  不言而喻,此战实乃美法俄土争夺战后势力范围的前哨战。为此,美法土等国一马当先,直接指挥及参与摩苏尔之战;俄伊(朗)沙等国虽暂居二线,未直接卷入,但也不甘束手观战。在所有地缘政治攸关方看来,掌握摩苏尔之战的主动,即能增加“战后之战”的外交筹码及谈判要价。

  显然,当下摩苏尔军事斗争之“形”,受制于各国战略博弈之“势”,对地缘政治主动权及区域安全态势的考量,在影响攻城节奏及战局进展。鉴于伊叙两大战场的交集互动,围绕摩苏尔之战、阿勒颇鏖战及即将打响的拉卡收复战,各国密集的地缘战略活动凸显“不流血战争”的特殊性质。

  10月20日,美英法沙特等20国外长在巴黎举行“重塑摩苏尔和平与稳定”的会议———划分“战后”摩苏尔及伊拉克北部的势力范围,议题涵盖政治、经济及安全等领域。大炮一响,黄金万两。国际政治老饕面对庞大利益的急吼吼吃相,不仅无助于局势稳定,反将激化地缘政治矛盾。

  摩苏尔地面战由伊拉克联军冲锋陷阵。“中央军”全副美式武装,攻击前进;什叶派“人民志愿军”兵强马壮、攻势猛烈;伊拉克库尔德武装的“自由斗士”悍马铁骑、进如风雨,战绩骄人。这三股力量在打击IS上暂时还能同仇敌忾,互相照应,但对攻取摩苏尔的政治目的则同床异梦。

  缘于此,战事进展越顺利,三方摩擦愈激烈。伊拉克中央政府旨在铲除恐患、一统金瓯,重复清平、巩固政权。什叶派民兵崛起成势,欲挟军事胜利巩固政治地位,扩充教派势力。“伊库”的军事行动服务其抢占地盘、开衙建府的独立夙愿。而这正是中央政府极力防范及欲以拔除的隐患。

  师克在和不在众。联军兵临摩苏尔城下,固然兵胜有望,但内讧难分难解,再加内外关系交错,矛盾复杂,更加剧“不流血战争”的烈度,使之从单纯的反恐战演变为多阵营地缘战略冲突,危机愈演愈烈,或为伊拉克战后稳定埋下隐患,并严重影响阿勒颇战事,引发新一轮地缘政治危机。

  美国出钱出枪,欲助力收复摩苏尔,加强巴格达政府执政基础;同时助推逊尼派势力参政,以平衡什叶派在伊独大。在五角大楼的战场沙盘上,摩苏尔、阿勒颇、拉卡密切互动,连为一体。美国的政治意图昭然若揭:挟摩苏尔战事之胜,威慑俄叙居主动的阿勒颇战场,遏制俄与伊伊叙构成的“什叶派之弧”做大做强,为奥巴马政府反恐战争作最佳服务。

  俄罗斯的军事重心在叙利亚。其入叙作战约一年来,兵锋凌厉,已助巴沙尔政权收复上万平方公里国土,一举改变叙战态势。俄在伊拉克虽无军事存在,但与叙及两伊建立的“反恐情报信息中心”,已成其反恐、前出、布局、遏美的战略平台,与叙境内的海空军基地遥相呼应,致使“新普利马科夫主义”构划的重返中东建战略支点的目标初见成效。

  土耳其约有1500至3000名士兵驻扎在伊拉克北部,摩苏尔之战一打响,安卡拉就执意参战,以防止“伊库”、“土库”、“叙库”呼应成势。早在8月24日,土即在叙北部发起代号“幼发拉底盾牌”的军事行动,埃尔多安总统扬言,欲将在叙“‘安全区’扩大到5000平方公里”。将土军入伊参战视为“幼发拉底盾牌”加长版亦不为过。

  综上所述,摩苏尔之战形成的军事层面的利益交织,难以缓和地缘战略根本矛盾。美伊(拉克)土、美土沙、俄叙伊(朗)、俄伊(朗)土等“教友圈”、“战友圈”、“外交圈”、“合作圈”,仍将在摩苏尔“战后之战”中继续博弈。

 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闻、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,未经协议授权,不得使用或转载澳门六免费资料论坛49706